起點人加終點人書封  

這次一次閱讀《起點人》與系列作品《終點人》兩本小說,非常過癮。故事設定在不久的未來,地球上發生戰爭,使用生化武器的結果,改變了一切,孢子將每個人的生活都攪得天翻地覆。因為疫苗有限,所以政府當局決策只有抵抗力較低的老人與小孩能夠施打疫苗,所有沒能打疫苗的人便死去。留下來的老人被稱為終點人,年輕人則是起點人。

 

經過這樣劃分,世界變得更加趨向M型社會,戰前原本就已擁有資源與富有的終點人,現在更是幾乎享有全部的資源,依靠先進的醫療與科技,每個人都可存活至兩百歲以上,健康無虞。大多數祖父母在面對孫兒女時,本來就會對他們較為嬌寵,這些終點人在兒子女兒都死去的狀況下,若有孫子孫女,更是想要彌補他們失去的親情,對孫兒女百般疼愛,每個年輕人皆如王子公主般。但另一方面,沒有祖父母庇護的起點人,則不斷被欺壓,生活全無保障,他們雖然年輕,未來卻無任何希望,沒有安定的居住環境,衣食都成問題,更時常被搶劫與被有關當局驅趕,甚至被送到如監獄般可怕的收容所中。

 

主角凱莉就是沒有庇護人的起點人,她帶著有罕見肺功能失常的弟弟,與過往鄰居邁可結伴求生,為了想要得到更多錢來醫治弟弟,她來到「青春終點站」,在這裡起點人可以出借自己的肉體,讓年老色衰的終點人占用他們身體一段時日,重享青春,做一些原本的身體已無法無力去從事的行為。

 

原本看來是銀貨兩訖的交易,出借身體完後,便可帶著豐厚酬勞,回去醫治弟弟,並過上較安穩的生活。卻沒想到,青春終點站中隱藏著許多「秘密」,而凱莉竟在出借時間未結束時便醒來,腦海中還出現了其他人的話語,警告她不可以回去青春終點站...

 

在這樣的故事設定中,不禁讓人思考,人與人之間的分野究竟是甚麼?當誰都可以進入另一個人的身體,那麼「我」到底是依據甚麼而存在?整副皮相的眼睛鼻子嘴巴都還是凱莉的,但裡頭的意識卻又是另一個終點人的,這個身體究竟是誰?甚麼是我?我是誰?我覺得這個故事很巧妙的探討了這一點。

 

《起點人》的身體轉換,甚至不同的意識可以進行「體內交談」,到底那個身體裡頭是誰?「那」又是誰?延伸到《終點人》,更進一步探討到,不僅是直接與這個人對話,更能進一步操控他的身體,當體內同時並存兩個意識,甚至可「遠端操控」,「我」雖然在這個身體裡,但「我」並沒有支配自己的能力,那麼到底誰是我?甚至,借用人開始出現片段的「出借人記憶」,像是做夢一樣,他們像是旁觀者般觀看著這段記憶,而在記憶浮現的當下,他們甚至可以知道,在記憶當下被觀看著的那個自己,其實不知道自己認識眼前看到的這個人,但當跳出記憶後,這段出借人記憶便又會成為自己記憶的一部分,這個意識知道記憶當中不知道的眼前的那個人是誰。身體,是否也會有記憶?這也讓我想到許多小說中常出現,器官移植後會出現器官提供者記憶的故事。

 

這個故事讓人有許多延伸思考的空間,誰都可能變成另外一個人,若有朝一日,科技真的演進到這種地步,那麼究竟誰是誰?我們又該如何界定自我與他人的界線?又該以何種邏輯生活?人與人的信任本就不容易建立,若真的發展到這一天,信任是否會更難經營?!以前我們說知人知面不知心,現在連「心」裡頭住的意識是誰,都可能一日數變,甚至同時有好幾個意識在其中,生活想來應該更加艱難。

 

青春終點站看似對困苦的起點人來說是個好差事,不僅有免費身體美容,只要出借三次更可獲取鉅款,出借時不痛不癢,「只會」進入一個深沉的睡眠,醒來後不會記得任何事,只要睡覺就可以完成的輕鬆工作,加上各種保障起點人的身體不能被「濫用」的合約,看來實在是個好工作。但,真有這麼便宜的事嗎?如同包裹鮮豔色彩的毒物,越是美麗動人有時越是惡毒,當我們面對繽紛的花花世界,不也要同時睜大眼更注意那些看似無害的邪惡,或以為佔了便宜的詐騙。在《起點人》裡,只要你把身體的操控權交出去,就再也無法完整收不回來。

 

作者麗莎.普萊斯描寫時更加拉大的兩極極端,也讓人怵目驚心,現在的社會貧富差距越來越大,擁有資源的人呼風喚雨,隻手遮天,富裕者錦衣玉食,住豪宅、開名車,而社會底層則越來越貧窮。即使不一定會出現「孢子戰爭」,但《起點人》中的社會會不會就是我們未來社會的樣態,的確令人憂心!

 

 


書名:起點人STARTERS

作者: 麗莎‧普萊斯 Lissa Price

譯者:彭臨桂

出版社:皇冠

出版日期:2013/10/07

語言:繁體中文

 

終點人:起點人完結篇

作者: 麗莎.普萊斯 Lissa Price

譯者:黃鴻硯

出版社:皇冠

出版日期:2014/04/07

語言:繁體中文

 

, , , , ,

ver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