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野葛書封.jpg

這是我第一次閱讀谷崎潤一郎的作品,先前閱讀《食魔 谷崎潤一郎》時就決定一定要找他的作品來看看,很開心沒有過太久就有了閱讀的機會。

 

本書篇幅並不算長,是由知名翻譯者賴明珠老師所譯,文本最末附上詳細註釋,讓我們對谷崎所描寫的相關地區,與在此地曾發生的許多歷史事件與知名人物的過往,以及許多流傳於此的美麗故事能有基本的認知了解。

 

這個地方的風貌,除了滿山遍野的吉野櫻與秋楓,以及天皇、武士、源義經與靜御前的故事,也有守護家族的狐狸傳說,背景有溪流、斷崖、宮殿、茅屋等,而最重要的是,美麗且已不存在的女人。

 

故事以敘事者的「我」,以及與「我」久未謀面的同學,與故事發展地有深厚淵源的津村為主體,描述津村找「我」一起去探訪這個美麗具有傳說之地。「我」這個敘事者的目的,是想跟隨著津村去走訪這個他嚮往,但如果沒有一些原因衝動可能不會前往的地方,山中交通並不便利,一般人沒有特別理由,應該也不會走訪,而裡面的居民擁有代代相傳的寶物,尋常人不易輕易窺之,讓探訪的動機變得強烈。在第一章中,「我」就描述到大和吉野深處遊歷,實在是很好取材來描寫小說的題材。由作者的敘述中,不難發現他對典籍與漢文的涉獵及喜愛。隨著故事慢慢發展,「我」慢慢了解津村此趟探訪的真正目的,津村的父母早逝,他腦海裡對母親的最深刻印象,是一個膚色白皙眉眼秀麗的高雅婦人,正在撫琴。津村的父母均早逝,他是由祖母撫養長大,且依據祖母的說法,津村記憶的這個撫琴畫面,因為他母親在那稍早應該已經過世,所以應該不是他的母親,而恐怕是祖母在撫琴。但對津村而言,這個美麗影像,就是母親的化身,字裡行間更明顯的感受到戀母與戀慕的情慾,這個影像因為存在記憶當中,不可能再重現,也不可能有個活過來的人打破它,所以它只會隨著時間流逝越發唯美。而津村依據母親留存下來的極少幾封書信,展開了尋找母親過往之旅,這也是為何會有這趟旅程的最重要原因。

 

故事雖短,卻常可以讀出某些意在弦外的興味,且也許每個人閱讀,都會有不同的感受。我想,這就是文學之所以吸引我的地方,具有美感,且不同的人閱讀就有千百種不同體會,而那些體會對每個人來說都是真實不虛的。就好像故事中,「我」與津村去尋找初音之鼓,他們懷著極大期待前往,途中自然也溫習了這個美麗的傳說,來到現場,亦感受到擁有此寶物的主人對寶物的重視以及深信不疑,從書中寫到,先祖遺訓要拿出那個物件之前,必須先齋戒七天才行,便可以感受到在這家人心中寶物的重量。但拿出來的東西,卻讓兩人失望。我彷彿聽見主人翁在心中說著,「這就是初音之鼓嗎?那麼一張沒有鼓皮,沒有蒔繪花紋之類,看起來是無足為奇的黑色素面鼓胴,就是傳說中的初音之鼓嗎?它怎麼負擔的起傳說的盛名?」期待越高,失望也越深,事物的價值與意義往往不是絕對,而是相對的。再美麗的東西也總會隨時光消逝,美人會遲暮,英雄也會年老力衰,但人們總想抵抗、想抗拒、想延緩這樣的改變,或希望著某些美麗能永遠留存,所以當看到美人遲暮時,常給予太多不留情的評論,但這實在是太不合理了。

 

谷崎並沒有描述太多津村與敘事者「我」的失望,卻巧妙地花了許多篇幅,深刻深度描寫最後主人家端出來那飽滿湯汁豐盛的,陽光照射下美得像琅玕的珠玉一般的柿子,並寫道,結果在大谷家感到佩服的,與其說是鼓或古文書,不如說是這熟柿子。這樣的描寫,讓人印象深刻,不管是面對初音之鼓的失望,或那清涼剔透甜蜜黏稠柿子的誘惑,成為我閱讀《吉野葛》最難忘的畫面。

 

最後津村因為對亡母的戀慕,對於信件中提到「每天手指紅腫凍裂快斷掉般」的手指有種莫名的憐愛。他對母親形影的想像與戀慕,投射到那雙手,再擴及到手的主人,其實,我想不管那雙手的主人長相如何都無所謂吧!在那樣的情境下,擁有那樣的一雙手,讓津村陷入迷戀的情境中,只是,正如書中津村自己提到,與這樣的女子結婚,之後會幸福嗎?我心中難過地想著,絕對不會幸福的吧!雖然在那當下,戀慕的感覺與深刻的激情確實存在著,沒有半點虛假,但一旦兩人進入到夫妻現實生活中,當手的形象只剩下不到億萬分之一的時間,或者時空不同了,這雙手不用再漉紙也不會再紅腫的時候,我想情感就馬上火速消滅了。而明知道可能會這樣,卻還是想迎娶少女的男子,實在是太殘忍了啊!只是,世事總是如此,明知前方是熊熊烈火,飛蛾也總是義無反顧地撲上啊!

 

延伸閱讀:看夏天閱讀《食魔 谷崎潤一郎》的心得


書名:吉野葛

作者: 谷崎潤一郎

譯者: 賴明珠

出版社:聯合文學

出版日期:2019/04/18

語言:繁體中文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vernier 的頭像
vernier

夏天走過義大利(Pixnet)

ver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