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,們書封  

攝影師皮耶,只見過自己的親生父親米榭一次,而第二次,是前往非洲認領父親的遺體。這樣奇妙且耐人尋味的設定,自然而然地激發了我的好奇心,帶著我透過皮耶的眼光,看見肯亞。作者史岱凡.奧德紀也藉由皮耶這趟旅程,帶我們深入歷史、訴說著「我」與「我們」,小我與群體間,以及那些埋骨在荒野中、在猛獸嘴裡、在艱困的大自然環境下的無名人士們的故事。

 

作者慢慢地吸引讀者一起探索了解關於米榭與肯亞的故事。為何皮耶只見過自己的父親一次?是他的父親竟然忍心拋棄他與其母親嗎?米榭又為何要定居在肯亞?他是為何又如何成為一具屍體,六十歲的他是自然老死?還是意外身故?當讀者越了解米榭在肯亞的所作所為之後,對這具遺體也油然升起了許多尊敬之心。

 

這部作品並沒有緊湊的情節或環環相扣的故事,相反的,作者用詩意的筆觸,寫著歷史遞嬗,寫著苦痛,寫著有人蒙利、有人被剝削,彷彿百納被一般,寫著肯亞的各色生活百態,用鮮血堆砌而成的開發,那些被低估的死傷人數中的隱藏數字,開發一條鐵路的背後,需要有多少無名英雄?!作者試圖讓讀者看見這些「我們」,他們可能是到處行旅的婦女團隊,可能是不斷跑步的女孩,藉由不斷比賽,跑進世界,跑出無虞的生活,更跑出一個協會,以安頓照顧更多可以藉跑步改變人生的孩子們。「我們」也包括許多被殘忍強暴的女孩,始終懷抱夢想卻沒有機會翻生的人們。

 

「我們」還包括被利益殘害的環境與人民,人們對大自然強取豪奪,使得可用資源越來越少,而人們也往往用自己的「道德眼光」恣意批判或甚至試圖改變他人,譬如當地人習慣在死亡後,全身赤裸的置放於野外,讓野獸來處理遺體,白種人覺得這樣的行徑根本不能接受,而強迫他們必須改為埋葬。其實人與人之間本來就存在著大大小小的差異,即使是同卵雙胞胎,也一定會有些不同的想法,更何況是不同的文化?!我們如何能夠說某個「種族」勢必比另一個種族「優秀」,又如何能以高壓的做法及鄙視的眼光,逼迫他人順從使用自己的作法。

 

皮耶雖然作為主角,但他彷彿只是芸芸眾生中的一個小小的「我」。這些「我們」並不透過皮耶代為發聲,他們一個接一個,上演一段又一段人生剪影,略帶冷眼的口氣,卻反而透露著一種客觀卻散發悲傷的溫度。

 

皮耶是攝影師,但在肯亞卻極少攝影,好似他忙著用眼睛親自體會肯亞的一切,不想要被鏡頭所隔閡。他雖從小居住於法國,卻喜愛著非洲這塊土地,雖然與父親只見面談話過一次,但他試著追溯父親的軌跡,也選擇最接近父親心願方式處理遺體,他與米榭,雖然只擁有短暫交會的時刻,但這趟旅程卻讓我覺得,父子的心其實那麼靠近。

 

米榭的人生已經完結,皮耶的故事也總有一天會畫上休止符,但屬於「我,們」的故事,卻會在不同的時空背景,由男女老少不同種族文化的人,不斷譜寫下去。

博客來《我,們》書籍頁連結

 


書名:我,們 Nous autres

作者: 史岱凡.奧德紀 Stéphane Audeguy

譯者:嚴慧瑩

出版社:貓頭鷹

出版日期:2015/09/03

語言:繁體中文

 

, , , , , ,

ver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