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妳說的謊書封    

沒有懸疑,也不驚悚,但卻緊緊揪著人心,讓我跟著每個人的思緒一直看下去。

 

湯姆曾參加戰爭,並獲得十字勳章,戰爭對他的影響既深且重,他心中不斷想起那些曾跟他生死與共的同伴,但有許多人卻都已在戰火中喪生,他不時想起他們,也想著為何自己能活下來。湯姆爭取來到傑努岩島擔任燈塔看守人,這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孤島,他與世界的聯繫只有每三個月的資源補給,其他時候,他都只能自己一個人在島上,原準備要孤獨度日的湯姆,卻在上任前遇上了活潑美麗的伊莎貝,伊莎貝愛上他,並願放棄自己習慣的生活與親愛的家人,隨他到傑努岩島生活。

 

兩個相愛的人一起生活在與世隔絕的島上,若是對現代科技或便利生活需求較低,或能安於沒有太多人際互動的處境,其實感覺也是頗為浪漫的事,湯姆與伊莎貝剛開始的生活,的確鶼鰈情深幸福美滿,但這一切隨著伊沙貝接連流產逐漸變調,而當海灘上漂來一艘小船,裡頭有一具男人屍體,還有一個可愛的小女嬰時,他們的生活更因此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...

 

作者M.L.史戴曼描寫傑弩岩島生活的那些文字,常令我心嚮往之。隨著年歲越長越大,不知是不是工作太過忙碌,自己的時間被緊緊壓縮,所以越喜歡自己一個人那些獨處靜默的時刻,或是與先生兩人相處,即使不說話也怡然的寧靜時光。看到文字描繪那樣天寬地闊海天一線的場景,真讓我恨不得身歷其境。而湯姆每天緊湊忙碌的工作,才能讓燈塔持續照耀,除此之外還要打理一切家務,也在在散發一種單純美好的氛圍。但任何事物皆一體兩面,要享受那樣的與世無爭,自然也要承受隨之而來的不便,如果與自己的父母,大概要大半年才能見上一面,亦沒有電話可報平安,甚至書信也得三個月才能傳遞,我想我一定也會十分捨不得吧!

 

物資與醫療的缺乏,更是島上生活的嚴峻挑戰,湯姆與伊沙貝必須想盡辦法自給自足,而一旦生了病,可不像生活在台北的我們,隨處可見大大小小的醫療院所,假如我身處島上,遇到年幼的孩子生病發高燒,我想必是心急如焚坐立難安,也難怪伊莎貝會覺得,即使他們想要收養一個孩子,政府也不會覺得他們的生活環境是適合孩子生長之處。

 

這是個迷人又艱難的故事,小島上那孤絕的風景,既震攝人心又明媚,而更迷人的,是作者細細勾勒出每個角色們的內心景象。而艱難的是,他們所需要做出的選擇,以及做出選擇後內心的折磨,當對自己過去的作為後悔,又是否有「贖罪」的機會,而新的決定,又是不是「好」的決定?一連串的抉擇,每項都牽連到自己或所愛之人,甚至他人的人生,閱讀之際,我也隨著主角們輾轉反側,究竟下一步該當如何?若換作是我自己,又會做出什麼抉擇?

 

這個故事裡頭沒有壞人,每個人的出發點多半都是善意的,而胸臆中充滿更多的,是愛!但即使每個人都是發自內心,試圖給予出滿滿的愛,故事中卻有許多人受盡苦難,有的與自己骨肉分離,甚至不知她是否還在人世?有的則心中如卡著一根刺,日日夜夜受著良心的折磨,尤其在當知道另一個人因自己的決定而受苦後,終於選擇做出自己認為「對」的事,但傷害已經造成,更如滾雪球般,讓更多人承受更大的傷害。

 

看似平靜的小島,作者卻構築出一個撼動的故事,到底什麼是對?什麼是錯?在故事的脈絡中,對與錯變得如此模糊,每個人在面對自己「良心」時,都盡力去做自己覺得最「對」的事,而在孤島這樣特殊的環境下,湯姆、伊莎貝與露西,他們只有彼此,因此更加緊密相連,強烈的愛將他們緊緊牽繫,如果故事情節稍稍變化,譬如若露西母親,如伊莎貝所推想般早已死去,與其讓露西流落到不知何處的孤兒院,留下露西是否是對她更好的抉擇?對與錯究竟該如何衡量?

 

即使沒有壞人,卻仍有許多義憤填膺的人,難忍心中的憤怒,想找個「罪大惡極」的人來懲罰,來彌補那些已受傷的人,這些試圖讓人入罪的人,其實也不是壞人,他們在自己看到的面向當中,維護自己認為的正義。但在這個糾結的故事當中,偏偏大家想要懲罰的人又如此讓人心疼,懲罰似乎也未能帶來心安,對錯與罪罰都是如此難以區隔。

 

儘管各自承受錐心刺骨的傷痛,所幸還能在充滿著愛的堅強信念下療傷,時間是一項緩慢的解藥,我喜歡作者安排的結局,有遺憾、有失落,但同時也有理解、微笑與希望。

為妳說的謊英文書封 


 

書名:為妳說的謊The Light Between Oceans

 

作者:M. L. 史黛曼 M. L. Stedman

 

譯者:王瑞徽

 

出版社:皇冠

 

出版日期:20130311

 

語言:繁體中文 ISBN9789573329749

 

裝訂:平裝

 

 

, , , ,

ver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