松鼠遇見花栗鼠書封  

這是本有著可愛插圖,並以各式動物為主角的故事,但看似平靜的對話中,卻總是刺中某個荒謬的現象,是本寫給大人的寓言故事。


看見書名的第一時間,目光就被吸引,我對可愛的松鼠和花栗鼠都很有愛啊!每次想到牠們小巧的臉蛋,就會忍不住大呼「好可愛啊!」但翻開書頁,這並不是一個會讓人大呼「可愛」的故事,卻有著另一股吸引人之處。書中包含16則以各種動物為主角的短篇故事,包括松鼠、花栗鼠、鸛、熊、兔子....等等,擬人化的設定,話語雖然從動物口中說出,卻看見許多人類世界的荒謬。

 

其中讓我印象最深,也最喜歡的故事,便是書名的同名故事《松鼠遇見花栗鼠》。(這篇故事完整內文在博客來書籍介紹處有刊載 。)小松鼠與花栗鼠正談著戀愛,松鼠對花栗鼠聊起「爵士」,花栗鼠不知道爵士是什麼,但又怕顯露出自己不懂,於是假裝附和與贊同的說自己也喜歡爵士,但卻越想越忐忑不安,爵士會不會是不好的東西呢?回家問了母親與姐妹,本來就不喜歡小松鼠的她們,雖然也不知道爵士是什麼,卻自以為是的認定那一定就是什麼不好的東西,並反對他們的戀情,於是他們分手了,兩「鼠」再也沒有相見,很多年很多年以後,花栗鼠變成老太太,偶然想起這件事,便問兒子到底什麼是爵士?才知道原來爵士並不是什麼不好的東西,而是一種音樂。

 

戀愛初始,我們總是會盡力在對方面前展現自己最好的模樣,見面前精心打扮,翻遍衣櫃中每件衣服仍不知該穿哪一件!見面時努力想話題,希望讓對方不覺得自己無趣無聊,期待對方在共度的過程中感到愉快輕鬆,更重要是要找出彼此的共同點,是不是都同樣喜歡的食物,有著同樣喜愛的嗜好,喜歡聽同樣的歌曲....,這些共同點讓陌生的兩人距離漸漸拉近,而最極致的,也許到達心領神會、心有靈犀的境界,雖然彼此應該是那麼陌生,卻能擁有如同相識多年才能有的默契。

 

而為了不讓對方覺得自己無知或孤陋寡聞,我們也會選擇性的透露或稍稍調整包裝自己,塑造出一個期望對方覺得該有的自己,也許是優雅有品味,也許是獨立自主有魅力,或是知識廣博談吐不俗...。花栗鼠不想顯露自己不知道爵士是什麼,出發點的原意,當然是希望能拉近彼此距離,但卻適得其反,沒來由的讓自己陷入無盡的猜測與誤解,而又不給自己機會去求證,最後的結果多麼可惜!

 

面對越是在乎,越想讓對方有好印象的他人時,我們也許越在身上包裹更多層的美麗外衣,而在包裝與真實自己間,究竟差異多少該如何拿捏,實在是一項藝術。包裝太多,也許得耗盡心神去維持著那副華麗面具,而當哪天對方得知真實面貌,會不會有從雲端落入地面的差異失調感?!

 

人與人之間,因著各自生長背景不同,或先入為主的想法,我們往往透過有色框架去看待他人,譬如花栗鼠的媽媽和姐妹,一開始便對松鼠有成見,於是一個勁的往負面方向解釋,明明「爵士」是什麼?只需很簡單就可求證,但牠們卻放棄求證而直接下裁決,結果造成一對情侶從此走上越來越遠的人生道路,也許他們各自後來的人生亦是精采或幸福,但卻怎麼也不可能知道,原本可以走下去的兩「鼠」,到底能夠創造怎樣的共同未來了。如果,我們都給自己與他人,更少一點的預設立場,更多一點的彈性與溝通,遺憾也許可以更少一點吧!

 

哎呀!實在是一不小心,心得就寫的長了些,幾頁的簡單故事,卻引發我排山倒海的思緒,這還只是其中一個故事呢!書中還有其他15則故事,分別點出了人與人相處時,許多人性、矛盾、誤解與荒謬,如《沒有媽媽的熊》裡,不斷訴說著自己的悲傷,希望別人焦點總是關注在自己身上的小熊;《小老鼠與蛇》中,有隻將蛇當作寵物,並十分疼愛她的小老鼠;《生病的老鼠與健康的老鼠》中,描述著兩隻關在籠子中的實驗鼠,這些故事我也很喜歡,它們都讓我生出許多感觸,不再多說,就讓大家自己各自進入書中體會吧!

 

 


書名:松鼠遇見花栗鼠Squirrel Seeks Chipmunk: A Modest Bestiary
作者:大衛.塞德里 David Sedaris
繪者:伊恩.福克納
譯者:鄭嘉珷
出版社:商周出版
出版日期:2012年11月01日
語言:繁體中文 ISBN:9789862722589
裝訂:平裝

 

, , , , ,

ver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