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書封    

義無反顧的,走著!走著!即使天氣是三十八度以上的酷熱,或是零度以下的冰寒,雪兒仍繼續走著!即使身上剩的錢少的可憐,即使身邊的水已經快要喝光,她還是勇敢向前走!

 

雪兒失去了摯愛的母親,原視為親父的繼父也漸行漸遠,家庭分崩離析,她自己則如行屍走肉般,不斷與不同男人發生一夜、兩夜或三夜情,因此婚姻也終至仳離,甚至,她還沉迷於海洛因。她如同孤兒,彷彿什麼也不剩下。在這樣的狀態下,偶然間,她在書架上看到一本《太平洋屋脊步道首篇:加州》,彷彿像看到了一絲曙光,她下了一個決定,要走上這個步道,並堅持走完它。

 

書名取的真好:《那時候,我只剩下勇敢》。走在太平洋屋脊步道的雪兒,什麼都沒有,失去了與世界的聯繫,那時的她,即使數週不與他人聯繫,即使一個不小心從冰雪中失足落入山谷,或被野生動物們攻擊,甚或是在搭便車的途中或寂靜無人的步道裡遇上殺人魔,都不會有人發覺或嘗試找尋,這個時候,她所僅剩下的,卻是一股好強大的勇敢,試圖堅持到底的勇氣。

 

書裡沒有突然靈光一閃的頓悟,有的是一顆赤裸裸的坦白心靈,嘗試著詳實面對與記載步道上的自己,以及紀錄那一千一百哩、三個多月的日子。雪兒的筆觸自然而真誠,讓人很容易便能進入她筆下的世界,並感同身受,我隨著她的腳步,感受著天候的強烈變化,也許今天還在承受酷熱,斤斤計較著水袋中的水,計算何時才能到達下一處水源,而明天就到了結冰的地域,必須手腳並用,以冰鏟步步為營的前進。

 

除此之外,對照步道上其他那些準備充足的背包客,她幾乎可說是準備的極陽春就踏上了步道,當然不是指她帶的東西不夠多,雪兒肩膀上可是背了一個超級大「怪獸」,甚至被取綽號叫「超巨背包女」!究竟什麼東西應該是帶在身上的必需品?又有哪些方法可以減少身上的重量?有太多應該及早規劃的事,她卻一直到走上步道,才發現自己準備的太少!

 

譬如,其他的步道徒步旅行者,可是斤斤計較到連牙刷都要先將刷炳折斷以減少重量,怪獸的異常巨大充分顯露了她未充分準備的事實!這個事先未曾逐步鍛鍊體力,也不曾預先打包及試背背包的女孩,在走上步道的第一天,才真正的背上怪獸,但即使如此,她卻未輕言放棄打道回府,她選擇繼續走下去。

 

這段旅程中,她明明挑戰著體力的極限,也承受著肉體受傷的苦痛,譬如腰臀被磨破出血,腳上總起著無數水泡,甚至腳指甲一片一片離她而去,但她仍繼續向前,且文字中仍不時冒出一股舉重若輕的輕鬆與幽默。而旅程裡,絕大多數的時間她獨自行走(這也是她自己所期望),因此她有非常多的時刻可與自己對話,我們也一同看到她與生命幾位重要他人的點點滴滴。

 

勇敢又堅強的母親,家暴的生父,曾經將他們姊弟三人視如己出的繼父艾迪,卻漸行漸遠終於變成像似陌生人,總是找不到蹤跡的弟弟,她因不斷出軌而親手毀滅的婚姻,錯過母親最後一面的遺憾,還有母親遺留的老馬淑女…。母親驟逝留下來的巨大傷口,還有因為這傷口而啟動的所有失序,在長長的旅途中,雪兒一個一個將它們從內心中取出、攤開,然後帶著新的理解,再把它們放回心中。而經過大自然浩瀚景物的洗滌,三個月後的雪兒已不是原來的那個雪兒。

 

走在視野無比廣闊的太平洋屋脊步道上,天候及自然的考驗都在在讓人覺得自己是無比渺小,原本心裡打不開的糾纏的結,過不去的關卡,那千思萬縷愁緒,在遼闊的自然環境中,彷彿也被沈澱及洗滌。

 

現在的自己很幸運的擁有許多珍貴的平凡幸福,但也忍不住神往這樣的壯遊,雖然我想我這輩子不太可能走上一段太平洋屋脊三個月的單人行程,但也許可以先試著體會什麼是沙漠,什麼是冰雪!

 

書中有句話我很喜歡,放在這篇文章的最後作結:

如果你的勇氣拒絕你,那就去超越你的勇氣。艾蜜莉‧狄金生(Emily Dickinson)

 

我期待,更有勇氣、更堅強的自己!


延伸閱讀:

那時候,我只剩下勇敢(2M_wmv)

  


那時候,我只剩下勇敢(4M完整版_wmv)

 


書名:那時候,我只剩下勇敢:一千一百哩太平洋屋脊步道尋回的人生Wild: From Lost to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

作者:雪兒.史翠德 Cheryl Strayed

譯者:賈可笛

出版社:臉譜

出版日期:2012年12月01日

語言:繁體中文 ISBN:9789862352205

裝訂:平裝


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夏天走過義大利(Pixnet)

ver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