權力,尤其是最高的權力,古今中外都是眾人爭奪的目標,不同膚色文化種族,卻那麼相似的上演著同樣的政治戲碼。不管是用美色、陰謀、殺戮,方法有千百種,為的都是那至高無上的位置,在「最高權力」中,主角西賽羅用的是精彩絕倫的演說。

講的既然是世界上最偉大的演說家的故事,書中自不乏慷慨激昂令人忍不住拍案叫絕的演說(這是我最期待的部分,果然也沒有讓我失望!),西賽羅是個律師,起訴威列斯的法庭開場,真是擲地有聲鏗鏘有力!想像西賽羅說著那抑揚頓挫話語的場面,讓我全身的毛細孔都興奮的張大,真的是幫被威列斯荼毒殘害的人民大快人心出了口怨氣(讀到此處忍不住聯想到日劇《HERO》以及《Change》!)。同時,這場訴訟在西賽羅自己的生涯上也是場漂亮的成功,更讓被告的辯護律師,有「最頂尖的律師」稱號的霍滕修斯被詰問時啞口無言。

ver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