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國納粹歧視猶太人這歷史的悲劇、戰爭的殘忍、亂世兒女的傷痛,化成這個冷冽的故事,以及海蓮娜這個在母親的冷漠裡成長,自己也只剩不語的女人。

結局的令人落淚讓我出乎意料,彷彿前面冷峻堆疊的鋪陳都是為最後一幕,以強勁的力道一次迸發。

verni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